世纪之水

时间: 2016-11-26    阅读: 1157 次    来源:
作者:

 黄土高原深处的乡村,清晨的闹钟就是那些叽叽喳喳的鸟雀声,此起彼伏,清脆婉转,悦耳动听,接着便是父亲母亲的说话声,再接着便是父亲吆喝耕牛的声音、母亲赶着羊群的声音,新的一天便在鸟鸣叫醒的大地上开始。

天蓝如海,云白如棉,而土地干燥的没有一丝湿气。
乡亲们彼此相见的第一声,便是异口同声地一句“你窖里的水还有没有了?”由此可知,水对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是多么的珍贵了。
我的家乡在陇中沟壑深处的一个小山坳里,记事起,乡亲们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水事,每晚临睡前的事还是水事,何以如此?因为缺水,早上天不亮,乡亲们就到井边取水,晚上歇工回家吃完饭,再到井边取水。众所周知,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仅次于氧气的物质,据科学研究,一个人如果不吃饭,仅依靠自己体内贮存的营养物质或消耗自体组织,可以活上一个月,但如果不喝水,连一周时间也很难度过,而人的体内失水10%就威胁健康,如失水20%就有生命危险,足见水对生命的重要意义。也正因如此,乡亲们对于水的关心和期盼正是对生命的渴望和守护,于是,打井挖窖成为乡亲们一生必做的大事。
对于生活在陇中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来说,除了挖窖向天集水,打井从地上取水之外,也探索过从其它渠道找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那场人所共知的“引洮工程”在陇原儿女狂热的激情中、于1958年的6月轰轰烈烈地启动,1962年4月,因自然环境、工程设计、施工条件等等种种因素不得不按下暂停键,乡亲们的水之梦也便以此戛然而止。
关于这段历史,在我还是世事懵懂的小孩时曾缠着已经仙逝的二伯父讲故事时听过。据二伯父讲,当时他去改洮河,同去的有七八人,被分到不同的班组,二伯父和我的一位岳父等四人在一个班组,刚去时,大伙干劲十足,后来因为赶上1960年的大饥荒,饥饿和湿气导致大家丧失了当初的激情和劳动能力,于是,大家以生病为由(事实上当时都不同程度有了疾病),陆续回到了双岔的家中,在这片干旱的土地上重新回归到原来的生活中。
那时,在我的内心深处,这就是一个纯粹的故事,也只是听二伯父讲讲以满足自己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好奇心而已。直至到了前段时间,有一位省电视台的朋友找我写一个有关“引洮工程”十五分钟专题片的解说词时,我接触到了一本《引洮纪实之圆梦九甸峡》的书,从中了解到了“引洮工程”这个牵动了开国领袖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巨大工程的详尽史实。
原来,陇中之苦史书早有记载,其中有“连年荒旱,禾稼全无收获;饿殍载道,哀鸿遍野”的记录。在清朝,一代明臣左宗棠到陇中后看到这一现状,上书朝廷曰:陇中苦瘠甲天下。另据记载,自1865年至1947年的82年间,陇中发生大旱灾11次,只1929年,就饿死约200万人。而造成这一悲惨境地的根源,就是缺水。因此,1980年,定西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定义为“不具备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但是,追水之梦,始终萦绕在乡亲和陇中几百万人民的心头,虽然1958年开始的“引洮工程”以失败而止,但追梦的步伐始终未停。
1973年,距离最初的“引洮工程”已过15年,时任甘肃省省委书记的宋平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汇报甘肃的贫困境况时,当时的总理周恩来落泪了,从此,“引洮工程”再次走上历任总理的案头,而甘肃省委、省政府提向国务院的报告也多达12次,因此,“引洮工程”被誉为甘肃省的“天字一号”工程。1992年,“引洮工程”被省政府确定为全省中部扶贫开发的重点项目之一,2002年始,成为中央政府对甘惠民工程。2003年,九甸峡水利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再次拉开了“引洮工程”的大幕。2006年,九甸峡水利枢纽及引洮供水一期工程开工。从此,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水之梦,终于杨帆起航。今年9月,千转百回的洮河水终于流进了陇中丘陵沟壑深处的双岔——我的家乡。
一个追了半个多世纪的梦,一双双渴盼了两万多个日日夜夜的眼睛,终于与水为邻,和水相伴。那个挑水挑了几个世纪的扁担、那条在水井和窖里上下求索的水绳,终于可以安放在记忆的深处,成为历史的典藏。
半个多世纪,是时间与时间的组合,是汗水与汗水的叠加,是期盼与期盼的延伸,一水一世界,这水,是沸腾的内心之火焰;这水,是用心谱成的音乐之宇宙。尽管改过洮河的二伯父、还有那位岳父等一代人已经离去,但相信他们的灵魂在高处看到那涓涓清流时,亦会激动雀跃,为他们半个世纪前的付出而感到自豪。
茫茫高原,峰削立壁刃;滚滚洮河,巨浪出峡谷。九峰凸起,巨石相叠;长河奔流,惊涛拍浪;一路蜿蜒,如诗如画;一路豪放,惊天动地。浩瀚历史,长空当歌,世纪之水,梦圆陇中。我的双岔我的家以及我的父老乡亲,不再因水而长夜难眠,不再因水而东奔西走。
就在我写完朋友委托的十五分钟“引洮工程”专题片解说词第二稿的一个晚上,母亲打电话来,告诉我水来了。电话中,我明显地感觉到母亲难掩的高兴和欣喜,曾经,母亲挑着两个大木桶跋涉一两里山路到井边取水的艰难情景成为过去,如今,就在家门口可以直接接自来水,面对这一场景,怎能不高兴?就连我四岁多的女儿听到母亲的声音后,在旁边喊道:水来了,水来了……
0 我要投稿
网名投稿 - 日志投稿(网名网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猜你喜欢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